絕色毒醫王妃
首頁 > 武俠小說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三千五百二十五章 偷她毒藥

第三千五百二十五章 偷她毒藥

目錄

    他緊緊地抿著唇,如臨大敵般地與那只黑豹對視。

     即便是跟體型遠遠大于自己的野獸對峙,龍天昱的表情里也絲毫不見慌張。

     縱然這見鬼的東西提醒龐大到令人咋舌,但他相信所有人跟野獸,都是有自己的弱點的。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只巨大黑豹的命門,然后給致命一擊!

     林夢雅的心倒是抖了抖,實在不是她膽子小,而是這體長至少有四五米的巨大黑豹,給她的壓迫感實在是太重了。

     她的心狂跳不止,但不僅僅是因為這東西帶給她的壓力。

     她也說不上是因為什么。

     總之,第一眼見到這只黑色的大豹子,她的心跳就倏然之間失了規律,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黑豹怒吼一聲,銳利的牙齒上,還帶著上一只獵物的血。

     那聲音在空空蕩蕩的神廟內部回蕩,震耳欲聾。

     “你退后,我來會會它。”

     龍天昱背著手,將她的身體輕輕一推,不希望之后的事情會波及到她。

     “好,你要小心。”

     她往后退了幾步,后背靠在了墻上。

     只是視線,卻是一直緊盯著自家男人跟那只黑豹。

     同時手也在慢慢地扣住了自己手腕上的暗弩。

     雖然她的暗弩非同凡響,但前提是這東西是用來對付人的,或者是一些小型的野獸還成。

     但要是換成體型這么龐大的豹子,且不說她的弩箭能不能夠射穿對方油亮的皮毛,就算是能夠射穿,那箭頭上放置的那些毒藥恐怕也達不到致死的劑量。

     而一旦沒辦法一擊將黑豹殺死,反而激怒了它,那么對于他們兩個來說就更加危險了。

     所以,林夢雅只能想想,不能輕易的出手。

     除非她能夠將弩箭射到這只黑豹的腦袋里。

     不過現在看來,很顯然,以她的準頭而言,只怕這弩箭發射出去了,那么被射穿的頭就不一定是誰的。

     所以,為了不讓自己親手變寡婦,林夢雅還是選擇觀戰。

     龍天昱跟黑豹互相對峙,所謂的高手過招,最重要的就是氣勢的比拼。

     別小瞧了野獸,尤其是這種貓科動物,它們是最不乏耐心的狩獵者。

     假如它能夠感覺得到面前的兩只獵物,于它而言可以是一擊命中,那么它絕對不會再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

     但是現在,很顯然,它也感覺到龍天昱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有多恐怖。

     一人一獸,都蓄勢待發。

     林夢雅看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就在她祈禱著那黑豹最好是識相點,最好是別吃他們兩個的時候,突然間,這一人一獸碰撞在了一起。

     黑豹仗著自己身長的優勢最先撲了過來。

     撲殺獵物,是它的絕技。

     上千斤的重量,別說是那些小型獵物了,就算是一只老虎估計也能讓它砸成肉餅。

     沒看到那地上都被砸了一個坑嗎?

     但龍天昱也不是毫無優勢。

     他的身體本就靈活,雖然腿部的力量不像是之前那般充足,但他也絲毫沒有放棄對自己腿部的鍛煉。

     因此當那只黑豹子撲過來的時候,他的身形極快,瞬間就直接沖出了黑豹撲殺的范圍。同時,手中的一柄鋼刀直接劃到了黑豹的身上。

     看那樣子,應該是想要利用黑豹自己猛沖的力量,讓鋼刀劃開那只黑豹的獸皮。

     但沒想到的是,這只黑豹的皮也太堅韌光滑了。

     刀是劃上了,但卻沒能徹底的割破黑豹的皮膚。

     交匯的一瞬,龍天昱感覺到自己像是割在了最堅韌的牛皮上。

     完全沒有想到這只黑豹不僅體型不同,身上的皮毛也是如此的不凡。

     龍天昱驚訝歸驚訝,但他并沒有因此而退縮。

     他這一路走來,越是遇到強大的對手,他的反擊也會越強烈。

     用自家夫人的話,他就是那種遇強則強的類型。

     他眼中閃爍著一絲興奮的光芒,今天他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自己手中的刀快,還還是那只黑豹,身上的皮毛更厚!

     林夢雅擔心的靠在墻邊,看著自家男人跟這只黑豹的戰斗。

     雙方的武力值都不弱,龍天昱縱然厲害,但是某些方面他還是處于劣勢。

     不過好在靈活的身法暫時彌補了這一項。

     但她也清楚自家男人之所以會這么做,是因為他不能夠跟那只黑豹硬碰硬。

     跟一只野獸比力氣,那是很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但這樣下去的話,龍天昱的體力也會很快的消耗掉,到時候他一個躲閃不及,就有可能會被黑豹咬到或者是一巴掌拍成個肉餅。

     一想到那種場面,林夢雅立刻激靈了下。

     不行不行!她一定不能讓這種殘忍的事情發生,她家男人那張帥的天神共憤的臉一定不能夠受到如此暴力的摧殘。

     她趕緊去翻自己隨身的小包包。

     里面的毒藥倒是不少,但是按照那只大黑豹的體型來算計的話,她身上的這些毒藥可能是有點不太夠用。

     但也聊勝于無。

     她想到這里,立刻把所有的毒藥都扔進了一個包里面,然后把包捆起來,對著龍天昱喊道:“我這里還有不少毒藥,你看著來。”

     龍天昱抽空看了她一眼,喊道:“扔過來。”

     “好,你接著!”

     林夢雅自覺自己的準頭還不錯,所以她瞄準龍天譽,就將手中的小包用力地投擲了過去。

     就在那只小包即將被龍天昱抓到的時候,突然,一道快如閃電的身影,凌空飛起一般將她的小包給截胡了!

     “臥槽!這什么東西飛過去了?”

     林夢雅實在是沒忍住才說了那個眾人皆知的感嘆詞。

     而且,那東西是什么她沒看清楚不說,自己身上最值錢的毒藥,居然都被那道身影給截胡了。

     “趕緊給我還回來,那是我的!”

     林夢雅下意識地就朝著那道身影追了過去。

     龍天昱這邊也是一時情急,就沖著林夢雅喊:“別去!”

     “不成,那里面的東西我不能丟!”

     那可是她這次帶出來的小半家底。

     要知道上好的毒藥也跟上好的良藥一樣,有的時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她可以拿出來給自己男人,可絕對不允許被不知名的生物給奪走。

     何況,那東西的體積也不是很大,她覺得自己能夠應付得來。林夢雅看了龍天昱一眼,然后扭頭就往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跑。

     “你趕緊把那只黑豹引到那邊去,然后跟我去我們經過的第一個儲水池匯合!”

     她看了眼偷藥賊消失的方向,之前他們兩個在那邊探查過,一直往前走的話就能到那個水池。

     聽到這句話,龍天昱才算是松了一口氣,他就說自家夫人絕對不可能那么傻。

     而且,這黑毛的畜生的確是不好對付。

     他得找個機會脫身,然后再想辦法。

     “好!”

     他答應的時候,林夢雅都要快跑沒影了。

     她當然知道自家男人一定會同意。

     而且這樣一來,就等于她這個拖累沒了,龍天昱動起手來也更加的方便不用顧及到她的安全。

     林夢雅一路跑了過去,既然是她自己配置的毒藥,那她自然有方法把這些東西給找回來。

     她辨別了一下方向,嗯,沒錯。

     就是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

     林夢雅的速度并不慢,但顯然對方的速度遠遠快于她。

     不過好在是她的藥包上一般都會用一種味道相當奇特的植物來浸泡。

     這種植物的香味非常的淡,以至于一般人類的嗅覺,在有其他味道的情況下都會忽略掉那股子淺淡的味道。

     但這味道雖淡,但留香的時間卻長。

     經過她特殊方法浸泡過的藥包,那股的味道至少能夠持續個半年左右。

     而且那個味道只有她這樣嗅覺靈敏的人,才能夠分辨得出來。

     所到之處,那股子淡淡的味道成為了她的引路人。

     等到她終于追到了,卻只看到了一個空空如也的破爛小包。

     她的毒藥呢?咋沒了呢?

     林夢雅撿起自己的小包,難以置信的里外翻了翻。

     呵!別說是給她留下一顆藥丸了,就連那小包的底都破了啊!

     而且看那痕跡像是被某種動物給咬壞的。

     還咬得參差不齊的,讓她想縫一縫都沒法縫。

     夠絕!

     她跟那東西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林夢雅想到這里,打開了自己的掃描雷達。

     隨著她的毒術等級越來越高,主要是這雷達實在是太敏銳了。

     身為一個毒師,她不管是家里家外還是邊邊角角都免不了要放一些有毒性的東西。

     有些是對人體無害的,有些是即便是人體接觸到了也能夠及時地循環出去,絕對不會出問題。

     但是在雷達面前,天下的毒物都是平等的。

     但凡是有毒性的,它就會報警。

     林夢雅就曾一晚上被吵醒了十幾次,只因為她在院子里不斷有各式各樣的小毒蟲爬來爬去。

     而且那些毒蟲的上面還沾了一些外面的有毒花的花粉。

     一想起那一晚的遭遇,那她真是苦不堪言。

     所以現在大部分時間她的雷達都是關閉狀態,或者是干脆屏蔽警報聲。

     沒想到,此時卻派上了用場,成為了她的指望。

     “有毒,警告,警告!毒物物質為......”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