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不良人
首頁 > 都市小說 > 大周不良人 > 第六百零八章 顯隆帝的制衡

第六百零八章 顯隆帝的制衡

目錄

    皇宮大內。

     顯隆帝在饒有興致的看一份奏疏。

     奏疏是左都御史岑文道寫的,彈劾的不是旁人,正是東宮太子李顯坤。

     此舉也可以算得上是石破天驚了。

     身為三品大員,岑文道敢于毫不避諱的彈劾當朝儲君,若說其背后沒有人指使,若說他沒有靠山,顯隆帝是絕不信的。

     指使岑文道的主子到底是誰?

     這是顯隆帝必須要去認真考慮的事情。

     其實在顯隆帝看來,岑文道的靠山其實也就是只有幾種可能。

     齊王、魯王、晉王、楚王、趙王。

     基本上就出自于這五人當中的一個人。

     顯隆帝皇子雖然有三十余人。但是真正有權勢的,也只剩下了這五人了。

     其余皇子是不可能收買到岑文道這樣的重臣的,更不敢去挑戰皇儲的權威。

     所以說,顯隆帝覺得這一切很有意思。

     岑文道這步棋其實是投石問路的。

     他本身會造成什么影響其實并沒有那么的重要,關鍵點在于岑文道的舉動會引發朝局怎樣的變化。

     如果說因為岑文道這一手棋,引得朝局動蕩,那可以真的說是相當的具有震撼性了。

     其實顯隆帝是希望朝局能夠變得更加混亂一些的,至少不要像現在這樣一潭死水。

     只有起了波瀾才有變數,才有意思嘛。

     不然的話一切都是在控制范圍內的,也太沒有趣味性了。

     顯隆帝對于太子當然并不怎么滿意,但是他也對其余諸王不滿意。

     他扶持齊王等人的目的就是牽制太子,起到一個把控局勢的作用。

     什么最符合顯隆帝的利益?

     自然是他的一群兒子們自始至終的內斗內耗。

     這樣滿朝文武就不會盲目的選邊站隊,就不會威脅到顯隆帝的安全。

     不然的話,顯隆帝感覺還是很瘆得慌的。

     雖然他貴為天子,乃是九五之尊。

     但是顯隆帝仍然明白,自己是可以被替代的。

     莫要說外人,便是這皇族內部的宗室都是一抓一大把。

     如果顯隆帝不能夠很好的確保自己對于局勢的把控的話,是很有可能被人算計的。

     這當然是顯隆帝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如今岑文道的這份奏疏算是寫到了顯隆帝的心坎里。

     他表面上彈劾的雖然是太子,實則是幫助顯隆帝打開了局面。

     因為原本顯隆帝已經陷入到了僵局之中。

     他知道自己不能夠輕舉妄動,至少不能夠在沒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打壓太子。

     不然朝中那些自詡清流的家伙們是一定會跳出來進諫的。

     這些老不死的家伙們,張口閉口的就是祖制,就是國本。

     顯隆帝的耳朵都要聽得起繭子了。

     但是顯隆帝又是十分的無可奈何。

     因為他很清楚,他不能夠殺清流,殺言官。

     說到底,這個天下不是他顯隆帝一個人的天下,也不是李家的天下,而是皇帝和士大夫的天下。

     皇帝雖然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士大夫們也不是省油的燈。

     如果顯隆帝貿然對讀書人大開殺戒,很可能會遭到瘋狂反噬。

     這個后果是顯隆帝絕對承擔不起的。

     當顯隆帝意識到了這點之后,他必須要盡可能的確保處于一個最有利的位置。

     他要利用讀書人和文官階層為他做事,他也要確保自己的操作不會導致局面的崩盤。

     可以說,顯隆帝就像是一個棋手一樣。他走出的每一步棋必須既要著眼于眼下,也要關注未來。

     太子也好,諸王也罷,其實在顯隆帝的眼中都是棋子罷了。

     既然是棋子,就都是可以舍棄的,無外乎條件不同罷了。

     能夠坐到顯隆帝這個位置上,都是心狠手辣之輩。

     他們關注的只有自己的利益,至于別人的死活根本是無所謂的。

     顯隆帝內心很清楚,他當下的操作不容許出現失誤。

     因為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如果出現失誤,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身為天子,他要掌控的東西其實是相當多的。

     一個岑文道并不足以讓顯隆帝真的在意,但是岑文道背后的勢力呢?

     這些才是顯隆帝關心的。

     太子黨和齊王黨會在這場爭斗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其余諸王會不會加入進來?

     這場爭斗會不會最終演變成一場徹頭徹尾的大亂斗?

     這些都是顯隆帝想要知道的。

     很顯然,岑文道的這封奏疏將會成為一個導火索,至于事態最終會往哪個方向發展,誰也不知道。

     即便是顯隆帝,其實也很好奇這一切究竟將如何發展。

     “朕愈發覺得應該放任他們互相廝殺了。這個時候朕如果表態就沒有意思了。”

     顯隆帝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詭異的冷笑。

     他這個時候抱著的是坐山觀虎斗的心思。

     因為在顯隆帝的心中,這是能夠獲得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途徑。

     太子和齊王其實是兩股最強大的勢力,但是在他們背后也是有其他的勢力的。

     諸王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盤根錯節,如果廝殺起來,那也是相當好看的。

     水至清則無魚。

     在顯隆帝看來,大周朝廷的這一池水越渾效果就會越好。

     他習慣了處于一個觀望者的位置去看待審視問題。

     只要顯隆帝不發表意見,那么滿朝文武,包括他的兒子們就摸不準他的態度,如此一來的話,他們就會盲目的廝殺下去。

     這就是顯隆帝希望看到的。

     對顯隆帝而言,要想保住自己的皇位,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兒子們一直處于絕對意義上的內耗之中。

     這樣一來他們就沒有精力再去覬覦皇位了。

     雖然當下的顯隆帝希望能夠飛升成仙,但是他也很清楚這在短時間內是沒有什么希望實現的。

     所以顯隆帝更加希望能夠兼顧世俗世界的事情,這樣可以多做一份保底。

     即便是他在未來沒有辦法飛升至仙界,他還可以繼續的做著人間帝王。

     這豈不美哉?

     當然,岑文道的這封奏疏并不足以達到顯隆帝所希望能夠呈現的效果。

     所以顯隆帝決定再給其添柴加火一番。

     只要可以做到這點,那么朝局的紛爭就會變得更為激烈。

     顯隆帝其實是希望這個場面變得激烈起來的。

     只要底下打的越激烈,顯隆帝就能夠越高枕無憂。

     這個階段內,顯隆帝是真的不希望再節外生枝了。

     畢竟他承受了極大的外部壓力。

     這個壓力既有書院方面的,也有來自于暗影族和腐蝕者的。

     傳說中的黑暗之神降臨雖然一直沒有發生,但是仍然會有出現的可能。

     若是真的有一天這樣了,顯隆帝又該去如何面對?

     這些都是需要他認真思考的。

     顯隆帝知道這個天底下沒有人比他更希望穩定。

     因為只要這個天下是穩定的,顯隆帝就可以一直統治下去。

     身為九五之尊的感覺是一般的人根本無法體會的。

     所以只要有可能,顯隆帝就要去維持一個穩定的局勢。

     但是這和朝堂的局勢是兩碼事。

     朝堂的局勢混亂一些,并不會干擾到天下局勢。

     只要顯隆帝能夠確保其中的平衡,就可以做到游刃有余。

     許多時候人是需要盡可能全面的把控各方面的因素的。

     這個階段,顯隆帝已經能夠做到非常不錯了。

     所以他希望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能夠爭取到更多的可能。

     如果書院和暗影族、腐蝕者打起來其實就是再好不過了。

     顯隆帝并不希望書院和暗影族、腐蝕者之中的任何一方勝出,所以最終兩敗俱傷的結果就是最好的。

     只要可以達到這個效果,那么就會是顯隆帝最希望看到的。

     當今的局勢確實是有些撲朔迷離了。

     不過這并不會干擾到顯隆帝的判斷。

     因為他有慧言法師的支持。

     在袁天罡的態度模棱兩可的情況下,慧言法師的支持就顯得愈發的關鍵了。

     雖然慧言法師不能夠像袁天罡那樣去一窺天道,但是仍然可以給顯隆帝帶來一些預言。

     這些預言最終被證實還是相當靠譜的。

     只要顯隆帝能夠遵循慧言法師的預言,最終一定是可以取得他所希望的結果的。

     “朕其實早就應該想到,書院和暗影族會動手的。只是他們在什么樣的地方動手,在什么樣的時間點上動手,會擁有一種完全不同的結果。”

     顯隆帝的心里其實一直都跟明鏡一樣。

     只不過他不愿意全部說出來罷了。

     因為在顯隆帝看來,書院的態度也是模棱兩可的。

     如果山長的意見發生了轉變,那么接下來的選擇也會隨之發生巨變的。

     這樣的話,顯隆帝的算計就有可能會落空。

     與其如此,顯隆帝還不如表現的低調一些。

     這樣盡可能的不去驚動山長。

     只要山長沒有察覺,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才是最符合顯隆帝的利益的。

     讓書院和暗影族狗咬狗一嘴毛,顯隆帝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這個結果他不香嗎?

     其實相較于這個較為嚴峻的外部形勢,大周朝堂內部的矛盾就顯得不值一提了。

     但是顯隆帝仍然不會掉以輕心。

     因為涉及到了儲位爭奪,會直接影響到人心。

     一旦人心散了,那對于顯隆帝和大周朝廷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這個時刻,看似不怎么重要,實則會牽動出很多的東西。

     所以顯隆帝必須要盡可能的保持冷靜。

     “看來朕又該去召見慧言法師一次了。”

     這個時刻,顯隆帝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但是他也不能夠表現的過于的粗放。

     好歹他是天子,還是要矜持一些的。

     至于東宮和齊王誰能夠占據上風,顯隆帝一點都不關心。

     因為在顯隆帝看來,雙方不管是誰能夠占據上風,都會是兩敗俱傷的。

     太子黨和齊王黨在這次沖突之中注定會一敗涂地。

     “你們啊,誰都跳不出朕的手掌心。只要朕愿意,就一定可以將你們紛紛拿捏。”

     這個時候顯隆帝表現的無比得意。

     對他來說,這個時刻只需要靜靜的和慧言法師分享心得了。

     ...

     ...

     終南山。

     羅倫望著遠處的群山神情有些落寞。

     他已經有多久沒有見到趙洵了?

     一個月?兩個月?

     羅倫已經記不清楚了。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已經開始依賴于趙洵。

     雖然二人分明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但是羅倫看待趙洵就像是親兄弟一般。

     二人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非常特殊的,便是用相見恨晚來形容也不為過。

     在終南山的這段時間,是羅倫這輩子最快樂的時間之一。

     在這里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去感受許多東西,可以靜靜的享受生活。

     并不完全是因為終南山的環境清幽安逸,而是因為有趙洵在。

     因為有趙洵在,所以羅倫可以放下任何的戒備和警惕。

     但是現在趙洵離開了,和書院的其他弟子離開了。

     他們去往蜀中,應該是追尋暗影族的蹤跡。

     雖然羅倫內心深處很能夠理解趙洵的做法,可他還是會覺得非常的思念。

     這種感覺是真實存在的,也是完全不可能隱藏的。

     羅倫如果想要刻意的去壓制,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加的痛苦。

     這對于羅倫而言反倒是一個折磨了。

     所以他還不如徹底的放平心態,去靜靜的思念趙洵。

     大約趙洵很快就會回來了吧?

     如果趙洵能夠很快回來的話,就一定會帶回來好消息的。

     羅倫對趙洵很有信心,因為趙洵從沒有讓他失望過。

     他只需要靜靜的在這里等待就是了。

     “腐蝕者,腐蝕者有動靜了...”

     便在這個時候,人族王子哈利波茨曼一路小跑來到了羅倫面前。

     羅倫聞言愣了一愣,旋即問道:“你說什么,腐蝕者有動靜了?他們不是在江南道嗎?”

     “是啊,他們是在江南道不假,但是現在是有進攻城池的趨勢。”

     “嘶...”

     聽到這里以后,羅倫直是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腐蝕者敢于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去主動進攻江南道的城池。

     他們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怎么突然之間如此大膽了呢?

     “消息來源可靠嗎?”

     “當然,是我通過水晶球看到的。這還能有假?”

     人族王子哈利波茨曼翻了一記白眼道。

     ...

     ...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