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02体育课(h)(1 / 2)





  余潮渐退,昏昏沉沉的暮色透过轻盈的纱帘,映衬在对方淡漠清冷的面容上,眉眼处似乎又变回之前的温和了。

  仅望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心脏仍在胸腔中强烈地震颤,高潮过后的身躯不由自主地瘫软,每次呼吸都涌入过于潮湿燥热的空气,额边碎乱的发丝沾湿在皮肤上。

  气喘吁吁地躺在沙发上,倪棠连手指都不想动。

  修长的手指抚上她汗湿的脸颊,苏清歌低下头,周身带着独有的淡淡的清凉气息,轻轻柔柔地吻去她眼角处的泪水,“还好吗?”

  含糊地嗯了一声,倪棠半抬起湿润的眼睫,用鼻尖碰了碰她的,“好舒服啊……你呢?”

  轻软的声音掺杂着些许尚未消散的情欲意味,眼角处晕染着烂醉的酡红,仿佛枝丫间熟透的野果。

  指尖划过温热的肌肤,苏清歌向后抚住她的后颈,再度吻了过来。

  比起先前黏黏糊糊的接吻,现在的更像是事后浅浅淡淡的安抚与宽慰。湿热的舌尖被她勾住,舒缓地蹭过软腻的舌面,如同轻盈的羽毛,慢慢扫过口腔内的每寸地方,将潮热的气息吞咽下去。

  随着对方身躯的俯低凑近,卡在腿间的部分也再次压住了湿漉漉的私处,勾连出粘腻的水声。

  像是毫无察觉似的,苏清歌继续耐心地亲吻着她,交换着温润如交颈缠绵的吻,时不时蹭蹭她的脸庞,搭在后颈的手指尤为轻柔地揉捏起来了。

  柔顺的发丝被卷入指间,扯得倪棠不禁皱了下眉,“……你压到我头发了。”

  略带歉意地松开手指,紧接着便帮她拂开碍事的碎发。赤裸的身躯贴合在一起,苏清歌垂下眼,深深埋进她的颈侧,忽然咬了口她的肌肤。

  用牙齿咬合的力度并不重,反而让倪棠觉得痒痒的——

  自家的女友真的太符合她的口味了。

  “要不要再来?”

  “下次吧。”身体不着痕迹地退开,深暗的眼眸意味不明地凝视着面前的人,苏清歌动作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棠棠,明天还要上学,今天就到这里。”

  “……”

  都叫自己棠棠了。

  倪棠还能怎么办,只好不甘愿地放她走了。

  *

  翌日。

  体育课上。

  跑完惯例的跑圈运动,苏清歌直接回到了教室,摊开工整的教辅书,极为认真地学习着。

  而倪棠没心没肺地在操场外面和朋友疯玩着,压根就没想过要抓紧时间学习,在玩乐的间隙,环视周围没有看到某人的身影后,才发觉对方不见了。

  稍微想了下,倪棠决定回教室看看。

  果然,如同她所预料的,端坐在课桌后的苏清歌正在做题。

  径直坐到旁边的位置,伸手扯住她的衣袖。

  略微朝着某人的方向偏过头去,苏清歌的目光仍专注于笔尖下的纸面,宽容地任由自己的女友拉扯,一心二用式的,轻声问道:“怎么了?”

  “刚才跑步的时候,我的内衣扣松开了。”

  干脆凑到她的耳边,倪棠小声地和她说起悄悄话,“我反手不方便,你帮我系好嘛。”

  笔锋稍稍停顿,苏清歌侧眼去瞧向她。

  倪棠则相当无辜地回望。

  “好。”

  简短地应允了声,苏清歌面色如常地站起身,一起和她来到空无一人的卫生间。

  柔韧的指腹按住她的后颈,站在她的身后,苏清歌的面容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让她抓住背后的T恤,然后伸手拿起分离的内衣扣。

  被拉紧的衣带转而勒住了胸前的肌肤,骤然间勒得倪棠有些胸闷,很快便改变了主意。

  “算了,别系了,我等下也不下去了。”

  捏住内衣扣的手无意识地收紧了下,苏清歌顿时有点愣住了,“你不打算穿了?”

  “是呀。”

  比起反手扣好内衣扣,解开的方式更简单,用不着别人的帮忙,倪棠快速地脱掉束缚的胸罩,舒畅地松了口气。

  反正她平时也很少穿,只不过今天有体育课,早上赖床的时候,暂时没找到运动内衣,临时用它救急,现在它的使命也到头了。

  苏清歌根本来不及阻止,就眼睁睁地看着她将解开的内衣塞进运动裤口袋,还打算走出去。

  复杂的情绪哽在喉间,迫使她不得不出声。

  “倪棠——”

  当女友略带疑惑地回头时,她反而有些说不出话来了,目光落在对面的人的身上,指尖不由自主地攥入掌心,声音却放缓了下去,“别人会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