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姐夫
首頁 > 玄幻小說 > 上門姐夫 > 第2229章 怎么確定

第2229章 怎么確定

目錄

    第2229章  怎么確定

     南宮合樂上前道:“鎮守使,對方的紫焰高手現身了。”

     西門小天也有些著急的道:“鎮守使,讓紫焰的前輩出手吧?”

     北幽風面無表情的道:“再等等。”

     南宮合樂皺眉道:“鎮守使,對方的紫焰高手,可是都飛臨城外了。”

     北幽風沉聲道:“咱們城外也有紫焰。”

     南宮合樂反問:“萬一楚天舒不在城外呢?”

     北幽風依然面無表情:“他若真不在,再讓紫焰的前輩出手也不遲。”

     南宮合樂眉頭緊鎖,也只能是重新把注意力投往城外戰場。

     御劍而來的白衣男子并沒有理會正跟花花還有不死鳥斗做一團的四不像兇獸,而是徑直飛向蔣怒嬌。

     此時那些投石機,已經被蔣怒嬌破壞的只剩兩架。

     蔣怒嬌正要破壞下一架投石機,一道凌厲的勁風就兜頭朝她襲來。

     蔣怒嬌急忙朝旁邊閃身躲開。

     幾乎是她閃開的同時,一道凝練有若實質般的罡氣,就擦著她的護體罡氣射了過去。

     蔣怒嬌的護體罡氣雖然僅僅只是被那道勁氣擦了一下,就直接崩潰。

     接著,那道仍未消散的勁氣又順勢擊在了地面上,“噗”的一聲,在地面上打出一個深坑。

     蔣怒嬌踉蹌著往后退出兩步,嘴角溢出了血絲。

     她也著實了得,在跌退的同時,便端弓搭箭,穩住身形后,“咻咻咻”連珠三箭朝著御劍浮空的白衣男子射去。

     三支長箭挾著勁氣,眨眼見就射至白衣男子面前。

     可是,白衣男子的修為比她高出太多。

     她射出的三支長箭,先后被白衣男子的護體罡氣擋住,停滯在了半空中。

     白衣男子負手而立,依然是那副云淡風琴的樣子。

     他不屑的俯視著蔣怒嬌,就像是在俯視一只螻蟻。

     片刻后,白衣男子冷哼一聲,身前罡氣往外一蕩,三支長箭就倒射向了蔣怒嬌。

     被白衣男子倒射回去的長箭,力道和速度,比之之前被蔣怒嬌射出時,何止大了十倍。

     蔣怒嬌瞪大了眼睛,瞳孔中反射出三支在視野中不斷逼近的長箭。

     她連躲都來不及躲,腦海中只來得及生起一個念頭:難道我今天真的要命絕于此嗎?

     眼看著三支長箭就要射中蔣怒嬌,卻在距離蔣怒嬌頭頂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停滯了下來。

     蔣怒嬌抬頭,就看到蒙著臉的楚天舒腳踏烏色長刀趕到。

     楚天舒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對面的白衣男子。

     他指決一引,三支長箭就靈活的調轉了方向,重新射向御劍浮空的白衣男子,仿佛在受他驅使一樣。

     城頭,東方青海皺眉:“那小子弄什么玄虛?干嘛要蒙著臉?”

     沒有人搭他的腔,因為大家也不知道。

     白衣男子抬起右手,一道勁氣就從他手中延伸了出去,迅速形成了劍形。

     氣劍斜撩,擊中了射至面前的三支長箭。

     三支長箭觸及白衣男子掌中氣劍,紛紛蹦碎成粉。

     接著,白衣男子劍尖指地,看向對面的楚天舒,沉聲開口:“之前從未見過,沒想到你們蠻族還有紫焰。”

     楚天舒自然不會暴露自己聽得懂西境絕地話的事情,他裝作聽不懂的樣子,迅速逼近白衣男子,游龍神掌引出一道澎湃的勁氣,洶涌無比的轟向白衣男子。

     主動出擊!

     城頭,東方青海冷笑道:“這小子膽子不小啊,修為不如人家,還敢硬碰硬?”

     南宮合樂有些著急的開口:“鎮守使,楚少紫焰一品,那個絕地人可是紫焰三品啊,請您馬上派出咱們這邊紫焰修為的老前輩,出城幫助楚少。”

     北幽風淡淡的道:“急什么。”

     南宮合樂眉頭緊鎖:“怎么能不急呢?萬一楚少被那個絕地人傷了怎么辦?”

     慕容延也來到了北幽風身邊,沉聲道:“鎮守使,現在正是好時機啊,你再把基地紫焰修為的前輩派出去,和楚少聯手,今天一定能把那個絕地的紫焰三品斬于城下。”

     北幽風瞥了慕容延一眼,面無表情的道:“你們怎么確定城外就只有絕地一名紫焰高手呢?還是先觀望觀望再看請款吧,免得中了絕地那邊的計。”

     慕容延的表情冰冷了下去,冷然道:“我們冒著生命危險來支援你們北境絕地,鎮守使這么做,就不怕大家心寒嗎?”

     “我怎么做了?”

     北幽風看向慕容延,冷然道:“這里是北境絕地鎮守基地,不是菜市場,基地有基地的規矩,逢站必須統一聽從基地調遣,楚天舒擅自出戰,跟基地商量了嗎?”

     他重重冷哼一聲:“假如每個人都像他那樣各自為戰,這仗還怎么打?”

     北幽風指了指外面:“如果那是絕地設下的陷阱怎么辦?你告訴我,我可以把北境絕地鎮守基地的安危拿來冒險嗎?”

     慕容延竟然無言以對。

     城外,楚天舒跟白衣男子的戰斗也到了白熱化。

     白衣男子聚氣為劍,招招凌厲,楚天舒也完全是一派硬碰硬的打法,絲毫不退。

     那些投石機,已經全都被蔣怒嬌毀掉了。

     絕地陣營的弓箭手,也大都死在狼群的肆虐之下,城頭的戰士們,壓力頓減。

     北幽風沉聲喝令:“弓箭手,射!”

     南宮合樂怔了怔:“鎮守使,狼群整個戰場都是,亂箭齊射,怕是要把狼群也……”

     北幽風直接打斷:“一群絕地兇獸而已,死就死了,難道它們的命比基地的安危還重要?”

     南宮合樂皺眉道:“那些絕地狼群明顯都在楚天舒驅使之下,留著也是基地一大助力啊。”

     “你確定楚天舒可以驅使絕地狼群?”北幽風沉聲道:“如果狼群只是恰好闖入戰場呢?”

     南宮合樂無語。

     確定?

     這讓他怎么確定?

     北幽風再次沉喝一聲:“放箭!”

     咻咻咻……

     大蓬箭雨射出,覆向城外戰場。

     絕地異族頓時被射翻一大片,死傷的絕地巨狼也不在少數。

     狼群紛紛面向基地方向,揚天咆哮。

     又是一陣箭雨射來,狼群紛紛轉身逃竄。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