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背叛
首頁 > 都市小說 > 溫柔的背叛 > 第九百九十九章 楚茵的反常!

第九百九十九章 楚茵的反常!

目錄

    “當然知道了,徐妍妍來過我們婚禮你忘了嗎?至于這楊瑩,她本來在吳文輝的萬峰國際貿易工作,年前她的崗位被人頂了,所以就來魔都投靠徐妍妍了,那時候我在機場碰巧遇到她搬來魔都,現在她和徐妍妍住在一起。”我解釋道。

     “她們就住在附近呀?”楚茵問道。

     “嗯。”我點頭。

     “既然難得遇到你的老同學,要不讓她們來我們家坐坐?”楚茵笑道。

     “就是偶遇而已,沒必要吧,況且這還是女同學。”我說道。

     “這有什么,難得的嘛,反正都在魔都工作,許晴老師和她們應該也認識吧?”楚茵繼續道。

     “當然,許晴是我們的大學老師,肯定都認識呀,也不知道許老師的舞蹈室裝修的怎么樣了,現在已經三月初了,再慢四月份也應該開業了吧?”我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許老師也不容易,希望她開的舞蹈室能夠順利吧。”楚茵點了點頭。

     差不多半小時后,我和楚茵已經吃的差不多了,而這時候楚茵起身,她一步步對著徐妍妍和楊瑩走了過去。

     看著楚茵的舉動,我有些詫異。

     “楊瑩,徐妍妍,既然我們都住那么近,要不待會到我家坐坐,你們也來認個門?”楚茵頗為客氣地說道。

     “啊?”楊瑩有些詫異。

     “怎么樣,要不去林楠家看看?”徐妍妍用胳膊頂了一下楊瑩,而這時候楚茵轉身道:“老公,我們等一下她們,一起回去唄。”

     見楚茵這么說,我來到徐妍妍和楊瑩面前:“待會就到我 家坐坐吧,我們也難得見面。”

     “嗯嗯,我們住的離古北壹號也不遠,還是順路的。”楊瑩笑道。

     “行。”楚茵笑了笑,拉著我回到原位。

     差不多十幾分鐘后,徐妍妍和楊瑩吃飯,我們一行四人走出餐廳,對著購物中心的大門走了過去。

     從這里到我家,差不多不行也就十分鐘出頭,我倒是和徐妍妍兩人沒什么話說,倒是楚茵,非常健談。

     “你們在哪家公司工作呀?我聽林楠說年前你們沒上班。”楚茵說道。

     “我們在SSY公司上班,楚小姐你聽過嗎?”楊瑩回應道。

     “知道,SSY是魔都比較出名的一個化妝品品牌,在國內也算非常不錯的,公司市值估計有十幾個億,總部我記得是在徐匯,應該在魔都的各大商場都有專柜的,至于價格的話,應該屬于中等偏上。”楚茵說道。

     “嗯,是的,我們就在銷售部做事,也會外出談業務,因為剛剛進公司嘛,所以還需要適應。”楊瑩笑道。

     “你和徐小姐長得這么漂亮,相信做業務肯定能做出來的,畢竟化妝品嘛,當然是為了讓女性更好看,而你們就具備這樣的條件。”楚茵繼續道。

     “我和妍妍都覺得做銷售工資的浮動可以大一點,我們也不想拿底薪,就是想多拿一些提成。”楊瑩回應道。

     “楚小姐,你不會還想知道我們的底薪是多少吧?”徐妍妍笑道。

     “如果是普通的銷售,一家公司新進的業務員,那么基礎工資不算提成的話,一個月有個七八千,就很了不得了,你們剛進入SSY公司,估計薪資也在這個范圍,或者之下吧?”楚茵說道。

     “我們底薪就五千五,就是看業績,不然稅后扣去社保,連三千塊錢都拿不到,我們的房租一個月就要一萬多。”徐妍妍笑道。

     “銷售當然是為了拿提成的,誰會看重這個底薪呢,老公你以前不也是做銷售的嘛,那時候你的底薪我記得好像就三千上下吧?”楚茵看向我,說道。

     “差不多吧,我那時候出差比較多,我覺得做銷售不錯。”我勉強一笑,點評一句。

     “楚小姐,你薪資多少?”楊瑩好奇地問道。

     “我年薪加分紅的話,一年千萬以上吧,和我老公差不多應該。”楚茵說道。

     隨著楚茵這話,楊瑩半張著嘴看了楚茵一眼,而徐妍妍她不自然地笑了笑,隨后道:“那個,今晚我們就不去你們家打擾了,我和楊瑩還有事。”

     “不是說好了嘛!”楚茵笑道。

     “不了,我們還有事呢。”徐妍妍尷尬地笑了笑。

     “行,那以后等你們有空了,來我家吃飯,我叫我老公親自下廚,畢竟你們是多年的老同學嘛。”楚茵說道。

     “嗯,好,那林楠,我們回去了。”徐妍妍點了點頭,隨后對著我揮手。

     看著徐妍妍和楊瑩揮手告別,我也揮手,隨后我轉身看向楚茵。

     “你是不是覺得我有些過分了?”楚茵笑看著我。

     “你是不是問的太細了?她們本來就是普通人,說是做銷售,就應該了。”我說道。

     “一個是你的前女友,一個是來投靠她的大學閨蜜,她們住著一萬多房租的房租,干的是最普通的業務員,你覺得她們在魔都,能憑自己的雙手賺錢嗎?或者說,她們怎么就住的這么近,就在我們家這一塊?”楚茵反問道。

     “這,我哪知道 她們會住在這里?”我說道。

     “這就是無效社交,這楊瑩是傻白甜嗎?明知道你和徐妍妍談過,我就坐在你對面,她也敢來主動打招呼,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我在魔都待不了幾天,我離開了,誰知道她們會不會來找你,我跟你說,其他事都沒問題,但是我就是不想看到你這些所謂的大學女同學,這一個個會讓我沒安全感。”楚茵說道。

     “啊?不會吧老婆,你這么容易生氣的嗎?剛剛吃飯的時候你不是那樣的。”我不解道。

     “你幫助許老師我理解,畢竟許老師家里的確有困難,但是這徐妍妍我也了解,她可不簡單,至于那個楊瑩,充其量就是傻白甜,跟著徐妍妍,被徐妍妍賣了還不知道,我只是想盡量讓她們和你保持一定的距離,讓她們知道和你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免得她們主動找你,橫出枝節。”楚茵繼續道。

     “好吧,其實你不說,我和她們也是保持距離的,我們平常都不聯系的。”我說道。

     “你剛剛說楊瑩從京都到魔都,來投靠徐妍妍,然后剛剛我的接觸,我怎么有種感覺,就是徐妍妍會坑楊瑩,不知道為什么,徐妍妍現在,感覺像是個拉皮條的。”楚茵繼續道。

     “拉皮條?什么拉皮條?”我一挑眉。

     “就是把楊瑩介紹給一些大老板,或者是有錢人,從中去牟利,這就叫拉皮條!”楚茵說道。

     “怎么可能,人家不是說了嘛,在做銷售,賣化妝品。”我不信道。

     “這是表面職位的包裝,老公你不會忘了吧,徐妍妍從長隆集團,從康成業拿了多少錢呀,她身上存款再怎么說也有三四百萬,她需要去做業務員嗎?這些錢她每個月理財賺的,都比她上班多。”楚茵笑道。

     聽著楚茵的話,我越發的感覺楚茵有些深,我無法去摸透她,在我看來今天徐妍妍和楊瑩只是偶遇,但是她居然能夠分析出這么多。
目錄
返回頂部